您現在的位置:利達印刷 >> 公司新聞

面粉貨款被拖欠的有木有?餅干“航母”夢碎


 1990年前后,曾掀起一股影響至今的創業潮,娃哈哈、三株口服液、巨人等公司以及其掌舵者,都是在那個年代踏上了揚帆起航的夢想之舟。

  朱東海也是在那個時候加入到那股創業大流中。

  “用3年時間,走完別人十年的路。”這是朱東海彼時對健豐提出的發展目標,而接下來的故事,在開始時也的確是按照他當初的設想展開。

  初中畢業后,朱東海跟著家人開始做生意,隨著家族經銷的產品種類越來越多,兄妹七人便進行了分工,朱東海主營餅干。

  當時,先人一步的朱東海,開始展現出獨當一面的能力。他一改“坐商”的守株待兔,轉做“行商”,主動出擊,出去跑市場。

  據一位已經離職的健豐產品推廣經理介紹,在開拓北京市場的時候,朱東海租不起門面,于是就把產品放置在非餅干店鋪里面,“很大氣,免費讓老板和顧客品嘗,只要有顧客洽購,就與店鋪老板一起分成。”

  就是靠著這種“超前”的經銷方式和大膽探索的拼勁,朱東海經銷的餅干迅速占領安陽市場,隨后覆蓋到全省以及整個華北地區。

  1999年,朱東海抓住了事業騰飛的機遇。這一年,他經銷的廣東健豐餅干的生產廠家面臨倒閉,于是他自籌資金果斷入股,并以讓出50%股份為代價,換得新廠遷到河南的機會。

  經過與廣東江門方面的博弈,2001年5月,朱東海終于把健豐食品廠搬遷到湯陰縣,并將廠里100多名技術工人也帶了過來,沒有建廠資金,就租用別人的廠房。2004年,健豐已擁有115畝自建廠區,員工2000人,年銷售額達2.6億元,產品涵蓋餅干、月餅、掛面和饃片等,一舉成為了長江以北生產規模most大的餅干企業。

  被眼前的“輝煌”沖昏頭腦的朱東海,面對達能、卡夫等國際餅干廠家進入中國,決定先發制人,迅速擴大自己的生產規模,從游刃有余的低端市場進軍中高端市場。2005年,公司增加1億元投資,擴建安陽的廠房,將它建成省內most大的生產車間;又投資6000多萬元,在遼寧盤錦籌備新廠。

  當年9月23日,公司在湯陰的新廠正式開業。據報道,國家食品工業協會和省市有關領導到場祝賀,廣東江門、遼寧盤錦聯營廠和公司的全國經銷商有300多人參會。

  理想總是很豐滿,但現實卻很殘酷。

  據上述曾在健豐工作過的離職員工介紹,朱東海一直以來都是很有想法的人,不過,他對市場過于樂觀了。

  接下來,據當地媒體報道,因為產品定位超前,市場不適應,餅干銷量迅速下滑,庫存越來越多;資金鏈趨緊,曾有4個月沒錢發工資,多名營銷骨干流失。

  面臨如此處境,朱東海開始收縮戰線,饃片、月餅和掛面被砍掉,又將庫存清理掉。同時,他還制定了“2-3-5”策略,即“20%的產品樹品牌,30%的產品求利潤,50%的產品打擊競爭者”。這一措施的實施,挽救了工廠的命運,終于渡過難關。

  “渡過了這次難關,在接下來的風雨中,朱老板顯得更加從容。”上述知情人士介紹,在隨后的幾年發展中,朱東海顯得信心滿滿。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獲取的健豐給市縣領導的匯報材料顯示,2011年前10月,公司實現產值8.51億元,銷售收入8.43億元,市場占有率居河南省同行業首位,居全國同行業第三位。

  此外,這份2011年12月1日匯報的材料還介紹了健豐食品工業園項目進展。據介紹,該項目占地279畝,總投資6.58億元,計劃建設年限為3年。當時正在加緊施工建設,5萬多平方米的生產車間鋼構基礎基本完工,計劃12月開工建設辦公樓、宿舍樓等生活設施。

  然而,截至2014年3月21日,本報記者現場走訪發現,廠區空曠寂靜,現場沒有施工人員,兩幢尚未完工的高樓曬于陽光下。

  昔日餅業大王的離去,留下的是包括中國農業發展銀行河南省分行安陽湯陰縣支行(下稱“湯陰農發行”)在內的數億元債務,總投資6.58億元、如今仍未完工的食品工業園項目,以及員工、投資公司和政府在內的迷茫:老板去哪兒了?

  老板去哪兒了?

  日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來到健豐位于湯陰的老廠區,原本以為是撲面而來的餅干香味,但只有“健豐食品,中國名牌”八個大字,孤寂地矗立在行政辦公樓頂端。

  零零星星幾名員工,為了在打卡的截止時間前趕到,騎著自行車倉促地進入大門。保安是一位剛來半個月的老人,瘦弱但健談,聊了一會后,他說道:“如果是找公司要賬,給領導打過電話后才能進入。”

  另一名員工向本報記者確認:公司董事長朱東海確實不見了。

  而當地有知情人士也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稱,去年11月份,由于農民工要工程款,與公司發生沖突,之后,朱東海舉家到了香港,隨后就失去了聯系。

  兩天內,本報記者多次來到政府工作組現場,公安和統戰部等進駐企業的工作人員均以僅負責監管公司資產的名義,拒絕透露目前所統計的健豐債務和資產規模。因為工作組已經進駐近半年,所以記者并未在現場遇到前去登記債務的債權人。

  記者試圖聯系上述知情人士提供的債權人,截至發稿,仍未打通對方電話。

  不過,據健豐的一位前任高管介紹,公司目前在銀行的貸款總計為3億~4億元,至于具體涉及哪些銀行,該高管并未透露。

  隨后,本報記者以債權人的身份前往湯陰縣農發行,該行行長以“剛來這邊”為由,拒絕回答任何關于投放健豐的貸款規模等問題。不過,記者從一位接近當地農發行的人士處了解到,自2004年左右農發行開始對健豐進行貸款支持,前后總計投放了“可能1億~2億吧”。

  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當地知情人士介紹,根據他目前了解到的信息,農發行對健豐累計發放的貸款近3億元。不過,因為老板“失聯”,公司正處敏感時期,這個數字并未得到該公司方面的證實。

  除了銀行,從民間個人和投資公司拆借,也構成了朱東海的一條重要資金來源。

  與湯陰縣的情況交相呼應的,還有位于鄭州市高新區的健豐集團總部。

  當記者幾經周折,來到鄭州市國槐街8號火炬大廈A座,在指示牌上還能看到上面標準的“18/19層,安陽市健豐食品有限公司”。當記者來到18樓,發現該層已經轉租給其他兩家公司。據在這里辦公的人士介紹,“健豐員工自春節之后,就沒有過來了。”

  而19樓,除了留有“健豐歡迎您”的紅色標幅,以及一副依然嶄新的春聯,就是一把緊閉的大鎖和冰冷冷的大門。

  據曾在健豐集團總部工作過的員工介紹,他在2012年11月來公司,2013年底離開,在這里工作一年。“至于老板的去向,社會上各種說法都有。”上述員工表示。

  他告訴本報記者,離職前后,工資發放出現延遲,部分同事去年12月工資至今仍未領到,具體不發的原因,“一是聯系不上老板(朱東海)了;二是企業運營狀況不是很好。”

  蹊蹺的是,就在去年11月朱東海失去聯系前后,當地媒體于2013年11月20日還曾在重要位置進行圖片報道——“餅業"航母"破浪前行”,并在文中強調,“目前公司共有13條生產線,企業經營狀況良好”。

  至于朱東海的去向,湯陰縣公安局方面以不方便為由,拒絕向本報記者透露most新調查情況。


【上一個】 明年繼續實施小麥稻谷most低收購價政策 【下一個】 今年全國夏糧迎來“十一連豐”背后的隱憂與挑戰

定興縣利達印刷有限公司 冀ICP備13007836號    傳真:0312-6876466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定興縣固城鎮臺上網站地圖

国产一区二区三区不卡AV,国产A级毛片澳门A级毛片,国产精品精品无码,国产免费阿v精品视频网址